第四十五章 及早定戒律 李基克太原

高充所带的使团,离开谷阴是在六月底。


从初秋七月开始,到八月中旬,这一个月里,莘迩每天的日子过得都甚是充实忙碌,并且他早已有之的那种“时不我待”的紧迫感,在此一个多月中,亦是越来越加重了。


日子过得充实忙碌,是因为三方面的原因。


一方面,武举的文考需要做充分的准备。


考题的难度、考场设置何处、考试的程序怎么安排、什么样的考生有资格报名、考题内容的选择、考官用谁、考中者授任他们什么样的官职最为合适,皆需讨论。


特别是考题内容的选择、考官用谁、考中者的授官定为几品此三条,只在朝会上就进行了四五次的反复辩论。毕竟,明眼人都能看出,武举文考显然是会成为定制的了,那这三条,就将会牵涉到太多朝中不同派别者以后的长远利益,所以不同派别者,都想为自己这边争取到最大的好处,因是这几次的辩论俱相当激烈。


特别是考题内容的选择、考官用谁、考中者的授官定为几品此三条,只在朝会上就进行了四五次的反复辩论。毕竟,明眼人都能看出,武举文考显然是会成为定制的了,那这三条,就将会牵涉到太多朝中不同派别者以后的长远利益,所以不同派别者,都想为自己这边争取到最大的好处,因是这几次的辩论俱相当激烈。


——却考官用谁、考中者授官定为几品,固关系到一大批人的权益,而“考题内容的选择”,难道也与什么人的权益有关么?的确有关。当今之学风,虽不如前代秦朝时,门户森严,五经各有学派,别的不论,只一本《诗经》,就有好几家的学说,这家学说的弟子,严禁学别家学说,彼此视仇雠,且后又有今文经、古文经之争,现在的儒家学风,开明了许多,乃至引释、引道入儒,事实上已开了原本时空中,到元初时渐成气候的“三教合一”之风的先河,然如今的儒学研究,却也是存在不少派别的,如此,考题采用何家何派,就必须要争个明白。


又当下清谈盛行,士人崇尚自然,那么道家的内容要不要放入考题中?陇州信佛者众多,道智蠢蠢欲动,也参与其中,请了些信佛的士人上书,请求把佛教的内容亦放入考题中,道智并说动了鸠摩罗什,请鸠摩罗什趁给左氏讲经的机会,试图影响左氏对此的决策。


陇州虽小,北地、南方所有的土着和外来宗教,道、佛、祆,却是俱有。


比之道、佛,一来,祆教的主要信众是粟特人,他们的兴趣大多在经商上,为不因信仰触怒当权者,从而影响到他们赚钱,对传教向来兴趣缺缺,缺乏主动性,二来,祆教中的唐人信徒,自郭奣叛乱被诛之后,或者像王益富那般,脱教而出,“痛改前非”,或没有脱教的,而今也不敢大声说话,故是,祆教没有掺和到这场争论中。


莘迩的儒学素养普通,对儒家各派的争论,他不甚了了,遂把考题内容选择此项,委托给了阴师,叫他负责确定考题,尽量平衡儒家各派的利益。至於道、佛两家的学说要不要放入考题中,莘迩的态度很明确,文考文考,考的是文儒,干道、佛何事?况道、佛出世,道士、和尚自称方外人,亦不该参与红尘俗事,因干脆直接的表态,此事绝不可行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